關於「音容宛在」

兩個月前赴京幫姑丈欲寫的新書整理資料,翻看舊報刊,登記有關於梅蘭芳先生的資料,主要是其中刊載的相關文字和影像。記載的雖是舊事,可當手指撫過舊書頁時,心仿佛也貼近他們了,渾然不覺那是多遠的事。加之,近日看了1960年版的『牡丹亭』,梅蘭芳先生飾演杜麗娘,除了少許失真,聲音和動作皆得一睹。若果無有人提醒,我全然不覺畹華先生已逝久矣!大概這就是「音容宛在」吧。又想,或許是因為畹華的逝世並不發生在我的生命歷程中,由是我沒有形成先生已逝的觀念。反之,譬如紅綫女女士,於癸巳年仙逝了,縱然我不曾忘記她的面容,也還常聽她的『荔枝頌』『拷紅』等曲目,可總會覺得,這些都仿佛在隱隱地提醒,這位令人尊敬喜愛的粵劇藝人的身影漸遠漸遠矣。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