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土方岁三资料馆出的兼先生(裁纸刀ver.)+堀川粘土人+两本有关原主岁先生的书(①新選組組長列伝,2002;②土方歳三のすべて,昭48。都是新人物往来社发行的。)
P2、3:今天家里的茉莉落了一朵,给堀川拿着大小真合适~~ヾ(*°▽°*)

【丙申孟冬月】
(*西曆自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起,訖於廿八日。下以夏曆記日。)

——————

十八日。七時半起。早讀「李文田日記」,日記作於光緒十五年,乃抄本,草體字頗難認讀。午後讀美籍學者包筠雅(Cynthia J. Brokaw)「文化貿易」第十三章。晚習和文。臨「金剛經」第二品善現啟請分,畢。近日乃小春日和天氣,心中歡暢。

十九日。卯時因感寒氣醒,復又睡,故晚起。於今可撤涼席矣。早缺課一。午後讀「文化貿易」第十四章。晚習和文。臨「金剛經」第三品大乘正宗分。

廿日。八時一刻起。早讀張秀民先生「中國印刷史」。申時讀和文。晚讀「李文田日記」。

廿一日。八時起。早讀和文及「中國印刷史」。午後及晚間讀「李文田日記」。臨「金剛經」第三品大乘正宗分。

廿二日。七時起。早讀「中國印刷史」。午後讀「李文田日記」。晚習和文。臨「金剛經」第三品大乘正宗分,畢。有雨。

廿三日。七時半起。早讀「中國印刷史」。午後讀「李文田日記」。晚為和文課。是日小雪。穗城落雨,連綿不休,有春之感,據聞明日溫度驟降,喜憂參半。

廿四日。六时三刻起。早略翻「良友」畫報。午後讀「中國印刷史」。晚為和文會話課。是日驟冷,著冬裝。

廿五日。八時半起。早與前輩王君(山東人)一同釋讀清人汪偉念田氏「杖鄉集」之自記。午後讀「中國印刷史」。臨「金剛經」第四品妙行無住分。

廿六日。七時起。早讀「中國印刷史」及「廣東藏書紀事詩」。午後臨「金剛經」第四品妙行無住分,畢。

廿七日。八時半起。早讀「中國印刷史」,臨「金剛經」第五品如理實見分,畢。與椿萱飲茶。午後讀「廣東藏書紀事詩」。與前輩蕭君聚,暢談頗久。須自省處甚多。

廿八日。一夜酣眠,故晚起。早讀和文。雨水止,日光復出。午後乃讀書會。自圖書館借長澤 規矩也(ながざわ きくや)所著之「和漢書の印刷とその歴史」(昭和27年 · 1951)。

廿九日。七時起。早讀「中國印刷史」。臨「金剛經」第六品正信希有分。晚讀「和漢書の印刷とその歴史」。裝幀可愛,圖版精美,惜語言關未過,閱讀甚吃力,但仍能察覺語言之變化。譬如,漢字尚不如今日般簡化(例:澤、稱、體、歷、會);又如,尚可見「旧仮名遣い(舊假名用法)」(例:ゐ;言ふ;思ひ;考へ)。此外亦得見部分「繰り返し記号(重複符號)」(例:こゝに)。序中,長澤さん談及修稿過程中對「文語」、「口語」、「現代表記」等糾結的改動和混同,無奈表示「⋯表記の混同が嫌ひな私としてできるだけ努力はするが」。又說,「書誌学研究といふと、世人は浮世離れをしたものと考へるであらうが、古今の事實に徵すれば、書誌学の研究者は案外俗人である。『金が欲しい仙人』といふ評が當ってゐるかも知れない。私も俗人である、浮世離れの生活はできない。」(試譯:說起書誌學研究,世人或以之為遠離世俗之物,然若徵之古今事實,出乎意料之外,書誌學之研究者亦不過俗人罷了。「想要金錢的仙人」這樣的評價或許很恰當。我也不過是俗人罷了,無法遠離俗世之生活。)

 

最近。

—————

變得嗜睡了。

昨日穗城温度骤降,今日也久违的下起了雨。

總有種“舟車勞頓”感,大概是因為讀著李文田寫於光緒十五年(1889)的日記,一同在雨季從京城輾轉至江南吧。

書法不過關,認字(尤其草書)變得更有挑戰性,但也正因此而更有趣了!

————

今晚,導師於蒲園宴請陳捷教授(版本文獻學學者,日本學者永富 青地先生的夫人),吩咐我們也一同前去。

收穫甚多。無論是知識的,或是為人處世方面的。

能找到自己的興趣真幸運,有機會在這方面再往前走一點更是幸運。

看著一個人講著自己喜歡的東西,眼裏閃著光亮,我就會深刻地從中感受到“活著”的感覺和力量。

希望自己今後也能夠在洪流中堅守一點什麼。

入大學時記住了那句“但問耕耘,莫問收穫”。從今夏參加“古籍普查”起,就愈發覺得看書學習無須時刻功利地衡量“用”的程度(雖然因為“懶”,並不覺得自己何時如此計較過)。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有很好的回報,但沒有那一點一點的努力,就不會有再往後、往深處追問的可能性。再踏實一點吧。

席間也聊起“語言”的話題。輔修日語,沒有懷著留學、考級等急切的目的,只是單純被這種語言吸引,反而學得頗輕鬆且有趣呢。有時,一些日本漢字反而給了我多一個理解漢字的渠道。

輔修快結束了,希望能繼續堅持下去。希望沈さん的病快快好起來✿

————

11月11日了。鈴木達央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雖是年初才入OCD的坑,但被改變了許多,也從中獲得了許多力量。

能參與上海場真是太幸運了!

無論是聲優還是OCD的工作,都祝一切順利!並且不斷超越自己ww

ずっと応援します!

一直对『蟲師・緑の座』里廉子闯入虫宴的场景印象深刻。

虽然这个比喻极其不对,但今天参加读书会有种类似的感觉。

同门的博硕本师兄弟针对《论语》《明会典》《桂洲奏议》《万历野获篇》做了研读报告。很多东西都听不懂,甚至节奏都很难跟上。

明白自己无知的同时,觉得好刺激,面对这么多不懂的东西和这么多位博学多才的前辈同学,觉得莫名地受激励。

能跟刘勇老师做毕业论文真是太好了,即使是我这样普通的本科生,也能获得指点和机会。

从永芳堂出来的时候天已尽黑,饭堂也闭门了。站在凉风里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总之一切都才刚刚起步。无论是毕业论文,还是更长远的。

选择了一个没有捷径的工作。那就再踏实点吧XD

埋首书堆的样子其实可迷人了(笑

 

【上海二日。】 

回来一天了,不上课、不看书的时候,总有种恍惚感。

夢みたいな二日だ。

———

关于OCD的live。

起初因为上课、论文、保研等事都堆在了一起,一直犹豫着没有买票。9号那天得知推免过了,去了一直想去的专业。心情超激动,想着,啊为什么还要犹豫呢!于是在符号的帮助下顺利找到了转票的妹子。和符号、Heather一起规划了行程。和台风打了个照面,坐了18小时的硬座,从广州来到了上海。还见到了大米。

去之前整理了一本歌词本,收了40首歌。也学了一些,查字典学到了好多新单词XD 一直觉得OCD的音乐之所以吸引我,很重要的一点便是歌词。

因为存包耽误了许多时间,最后呆在了二楼看。场子小,二楼的视野反而变得特别棒,能看到主唱和画家、49作画的过程(有首歌全程盯画板看49.画画XD),还有一楼蹦蹦跳跳的大家w 而且空间足够,不会妨碍他人或被打扰,也不用担心眼镜的问题(还没勇气尝试隐形的我QAQ)

不过二楼的气氛确实不够一楼high啦。大概每个人都有自己享受live的方式,附近的妹子都挺安静的。于是一开场前两首的时候我也不敢动作太大,总觉得有种迷之尴尬感...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主唱吐槽的「shyな子」吧233

不过马上就反问自己为什么要介意、要带着这样多余的想法呢。投入到音乐之中就好啦。打call也好,jump也好,本就不应特意为之,随着本能,跟着音乐的节奏,自然而然去做就好了呀。

最喜欢WALK了,歌词和应援方式(超喜欢拍手那段w)都特别棒。几乎全程跟唱!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觉得OCD的音乐特别适合现场,因为气氛、节奏感、互动与参与。听到主唱在那「hey!hey!」「jump!jump!」「せーの~」,情绪就被调动起来了。

没有想到最先听我repo的人是父母。我吐槽说,第一次和这么多年龄相仿的人一起听现场呢,以前参加的都是中老年人为主的(喜欢戏曲、闽南语歌曲、昭和歌谣、古琴的我OTL)。超级感激他们,一直以来都支持、尊重我的爱好,并且愿意听我分享、和我讨论。

以前和妈妈提起,“与写毛笔字相比,操着小刀篆刻有种难言的力量感呢。像‘我心如松柏’这样的句子,就特别适合用刀刻于石上。”

昨天和妈妈说起,“摇滚也有种难言的力量感呢。有的话语特别适合跟着强节奏嘶吼出来。”

比如night fight里面的「不可能なことは何も無いんだ。I' am a flier!」,比如WALK里面的「Attract to the miracle!」、「I' am a looser expecting to become the 1!」、「Better to go or not,and to be or not,全て自分で決めて行け」、「そう合図は今君の手にも!」......

当初被一堆论文和烦躁的人际关系搞得糟心得很,偶然因为二次元接触了たつさん,也由此接触到了OCD,听着他们的歌捱过了那个挺煎熬的学期(现在回首觉得那个充实的学期其实让我学到了许多许多)。

歌にはすごいパワーがありますよ。

上海最高!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また遊ぼう。

————

第二天自己去了徐汇区。逛了土山湾博物馆、上海图书馆(徐家汇藏书楼周日未开放)、路过了整修中的徐家汇天主堂。

想去土山湾是因为假期参与“古籍普查”活动时,看到一本《皇朝直省府廳州縣歌括》,牌记为“光绪二十九年岁在癸卯夏五月沪城西十二里土山湾慈母堂印书局仿聚珍版重印发兑翻刻必究”。提到珂罗版印刷也会提起这里。

关于土山湾的照片和笔记还没有整理完。还有很多没有弄懂的地方。

————

觉得自己又重新充满了动力。他们在努力,大家都在努力。

明天要与导师面谈。想要好好地面对毕业论文。

也想要坚持日语的学习。

还有好多想做的事情。

一起加油w晚安。

乙未四月初二(大雨竟夕)


昨夜是大雨天气,燈也關得晚。早晨起來,發現地上躺著這麽一位不速之客。(前些日子尋子剛好給我科普過,是薄翅蟬呢。)


***

傾盆大雨的夜晚常讓我產生一些奇怪的想法。比如,

「咚咚咚——」

「請問有人嗎?雨太大啦,傘沒有啦——」

「好心人啊讓我借住一宿嘛——」

可能是人,可能是動物,

是妖怪也無妨。


想要招待好。可是會偏心(某種程度的看臉x),於是常常招待不周。於是夏夜的滂沱大雨中,它們狠命撞擊陽臺玻璃門的聲音讓我無所適從。


***

薄翅蟬死了,如同大多數撞進宿舍的昆蟲一般。


可我還在說風涼話,讚歎它的翅膀有多美。


2015,讀書以忘憂

《梅庵琴人傳》

《冀淑英古籍善本十五講》

《臺灣四百年》

《春雨物語》《雨夜物語》

《南国红豆——广东粤剧》

《岁月台湾(1900-2000)》

《梦醒子:一位华北乡居者的人生(1857-1942)》

《土地的变迁:新英格兰的印第安人、殖民者和生态》

《大门口的陌生人:1839-1861年间华南的社会动乱》

《寻找大范男孩》

《母亲的六十年洋裁岁月》

《竹久梦二的世界》

【《梅庵琴人傳》,嚴曉星著。】

 

以兩三個月斷斷續續翻完嚴氏此書,除卻增進了對梅庵一派的發展及琴家的瞭解外,還有幾點或許並無關乎重點的感觸。

 

其一,全書卅九篇傳記、詳敘了四十位琴家,幾乎每篇都附上了傳主小影。長相標緻的可說並不多,然諸君皆有某種程度的氣質與風骨,盡顯眉目間,這再次令我覺得琴棋書畫詩確能使人“氣自華”呀;

 

其二,慨於諸君之博通。這不僅體現在琴與琵琶三弦二胡洞簫、琴與詩書畫之“通”,也在於文理之“通”,譬如徐君立孫通生物、醫學,黃君耀曾更是在自然科學方面卓有成就。而今常覺文理過於分明,甚至文史也過於分明,常致史學之徒不諳詩文,吐字下筆欠缺古雅,文學之徒不涉歷史,信口開河徒增笑柄。可又覺“博通”本就非人人能為,在如今分工日益細緻、課業壓力愈大的時代,要求“博通”似乎更顯苛刻了。芸自己也做不到,只能說盡力去瞭解更多領域、盡力過了基礎關,然後在某一領域勇敢地吃更多苦往深裏去;

 

其三,慨於師友之情。古琴重師承,重與師友之互動。這種情誼與互動不僅體現在琴學上,更體現在日常生活之上。平和時期攜琴互訪、吟詩作畫,危難時期相互照顧與救助。倏地想起某君與其師亦常有十分有意思的互動。譬如,某日師因某事而感失意,弟子憂之而夜登門,之後二人飲酒相談,愁意竟也漸散,如雲開月明了。妙呀,也羨之;

 

其四,跋中提及本書出版時曾遇到些困難。或與書中涉及的“整風”“十年浩劫”等內容相關?讀此書涉及這些日子的部分,常讓我聯想到去夏讀的《伶人往事》。

 

總之,借梅庵一家窺晚近古琴之流變,也借琴人之所為更去理解琴本身。

確實愈發覺得,較之樂理,琴啊還是更在乎“志”“情”“意”,或總而說這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