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田日記不分卷 (清)李文田撰 清抄本 (影印本參見《中國古籍珍本叢刊·西南大學圖書館卷》15》)

宿舍樓外的樹。從春天的新芽至今日的秋意。

たつ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ずっと応援します!

前幾日重溫蟲師。對這句臺詞有了新的理解。希望自己能夠踏實地在文獻保護修復這塊走下去

上學期王媛媛老師“古代西域文明”課上做了關於鬼子母的初步探討。沒想到這學期看とと姉ちゃん時看到了這句諺語~

最近。

—————

變得嗜睡了。

昨日穗城温度骤降,今日也久违的下起了雨。

總有種“舟車勞頓”感,大概是因為讀著李文田寫於光緒十五年(1889)的日記,一同在雨季從京城輾轉至江南吧。

書法不過關,認字(尤其草書)變得更有挑戰性,但也正因此而更有趣了!

————

今晚,導師於蒲園宴請陳捷教授(版本文獻學學者,日本學者永富 青地先生的夫人),吩咐我們也一同前去。

收穫甚多。無論是知識的,或是為人處世方面的。

能找到自己的興趣真幸運,有機會在這方面再往前走一點更是幸運。

看著一個人講著自己喜歡的東西,眼裏閃著光亮,我就會深刻地從中感受到“活著”的感覺和力量。

希望自己今後也能夠在洪流中堅守一點什麼。

入大學時記住了那句“但問耕耘,莫問收穫”。從今夏參加“古籍普查”起,就愈發覺得看書學習無須時刻功利地衡量“用”的程度(雖然因為“懶”,並不覺得自己何時如此計較過)。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有很好的回報,但沒有那一點一點的努力,就不會有再往後、往深處追問的可能性。再踏實一點吧。

席間也聊起“語言”的話題。輔修日語,沒有懷著留學、考級等急切的目的,只是單純被這種語言吸引,反而學得頗輕鬆且有趣呢。有時,一些日本漢字反而給了我多一個理解漢字的渠道。

輔修快結束了,希望能繼續堅持下去。希望沈さん的病快快好起來✿

————

11月11日了。鈴木達央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雖是年初才入OCD的坑,但被改變了許多,也從中獲得了許多力量。

能參與上海場真是太幸運了!

無論是聲優還是OCD的工作,都祝一切順利!並且不斷超越自己ww

ずっと応援します!

评论

热度(1)